女調查員的凌辱筆錄

池上真穗一直在屁股上感受到奇妙的觸感。她正從池袋搭乘地下鐵往有樂町。
在趕上下班的時間,車內十分擁擠。背後的男人利用擁擠的乘客,把身體緊貼在真
穗的身上,慢慢撫摸屁股。這一天真穗穿的是黑底有花紋的洋裝,繫一條紅色的寬
邊腰帶做裝飾。這是很大膽的配色,但更大膽的是洋裝的下擺在膝上三十公分處。
豐滿的大腿露骨的吸引男人的視線。

真穗多少感到興奮,在上車前就預料會發生這種事情。到那時候準備抓住對方
的手,給他一記耳光。今天的色情狂動作非常巧妙。來到背後,用雙腳包夾穿十公
分高的高跟鞋的真穗的腳。不多久,真穗感覺出有勃起的東西頂在屁股溝。不用回
頭看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想移動身體,由於雙腳被夾住,無法移動。如果扭動身體,還可能讓對方認為
她是在享受那種觸感。真穗想不出抗拒的方法。就在此時,那個男人把火熱的呼吸
噴在真穗的耳根上。一般而言,在女人身體暴露於外的部分中,可以說耳朵是最敏
感的性感帶。雖然在地下鐵的車內,但不斷的受到糾纏,難免會產生性感。頂在屁
股縫的男人的東西好像更膨脹。

如果是一般的女性,男人的硬東西可能會巾在肛門附近,可是有修長的雙腿,
屁股位置也高的真穗,正好巾到下面有大腿根夾住的柔軟部份。這個男人還利用車
輛的搖動,淫猥的用勃起物摩擦。隔一層洋裝和三角褲摩擦到敏感的花蕊,每一次
都會有甜美的感覺如電流一般擴散到全身。男人的手從屁股上繞過腰部,來到下腹
部。真穗急忙想撩起迷你裙的手。

這個男人很老練。更用力頂在屁股溝上,扭動摩擦,嘴唇也靠近到快要巾到耳
朵。這種動作非常巧妙。不知不覺中,真穗已經鬆開男人的手。洋裝的下擺撩起,
男人的手從三角褲和絲襪上撫摸大腿根隆起的部位。

我投降了。男人的技巧使真穗的厭惡感消失,甚至有一點欣賞他的巧妙動作。
真穗放鬆全身繃緊的力量,把一隻手伸到背後,輕握男人隆起的褲前部分。撫摸數
次後,拉下拉鏈,從褲內掏出肉棒。堅硬火熱的觸感使真穗興奮。想起來最近都沒
有和男人睡覺……從花蕊溢出的蜜汁早已使蕾絲花邊的三角褲濕潤。蜜汁從三角褲
和褲襪滲出男人的手指一定感覺得出來了吧。

男人的手開始脫褲襪,毫不猶豫的用雙手把三角褲拉下去。原來從外側包夾真
穗的腳的男人之腿,現在用一隻腿插入真穗的雙腿之間。真穗主動的分開修長的雙
腿。男人的手指毫不客氣的撥開真穗的花瓣,向裡面摸索。
   「啊……」真穗不由得歎氣。開始直接愛撫後,男人的技巧還是很高明。手指
在每一片花瓣上撫摸,輕輕捏弄陰核。把沾上花蜜的手指插入肉洞裡抽插。

受到三點攻擊,真穗已經癱瘓,完全濕潤的花蕊不停的抽搐,更大量溢出的花
蜜流到大腿根。男人的手指在撫摸花瓣的同時,用大姆指揉搓肛門。如加上噴氣到
耳朵,等於是五點攻擊。真穗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哼聲。如果可能,恨不得馬
上讓手裡握住的東西從裡面插進來。
   「唔!」在耳邊聽到男人的哼聲。就在這剎那,精液噴射在真穗的手掌裡。這
件事讓真穗恢復理智。男人仍繼續撫摸花瓣。真穗推開男人的手,很快的穿好三角
褲和褲襪。「櫻田門站到了……櫻田門站到了……」  車廂內的廣播被列車聲抵消
一半。真穗頭也不回的擠出人群。走向出口時,有一個男人在後面搭訕。
 
「小姐,怎麼樣?一起喝一杯茶吧。」
   真穗向男人瞄一眼,逕自的走了,未加理會。年齡四十來歲,身材矮小,露出
大牙,而且駝背的男人。「好嘛,我想和你好好的享受一番。」
 
「不必了。」真穗一本正經的回答。從她的臉上可以感受到充滿知性和氣質。
一點也不像剛才沉迷在色情遊戲裡的女人。
男人不斷的糾纏。「嘿嘿嘿,不要這樣神氣活現的嘛。我的手指還沾有你那裡的味
道。」男人帶著淫笑抓住真穗的手臂。
   「放開你的手!」
   「我們去性交吧!」
   「我說,要你放開手!」
   「你不要太神氣了。」

真穗突然停下腳步,與此同時,猛烈的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臉上。「痛!你這是
幹什麼!」男人憤怒的撲向真穗。真穗的手掌如刀一般砍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搖
搖擺擺的彎下身體時,真穗的腳踢中男人的腹部。男人的身體仰倒在月台上,形成
四腳朝天。真穗低著頭,對男人說:「以後要看清對像再誘惑。」

說完,轉身快步離開。周圍的旅客露出驚訝的表情,像在看一場警匪的連續劇

 
  
  
  
  
  
 (2)

池上真穗走出車站後,向位於櫻田門護城河邊的地上十八層、地下四層的建物
走去。建物是像牙色的磁磚,四周有各種樹木圍繞。真穗從大門走進去,直接走向
電梯間。

「每一次你的時間都很準……」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站在旁邊,眼神看著前方
說。身穿整潔的夏季西裝,深紅色領帶,從胸口帶露出同顏色的手帕。肌膚曬成銅
色,使這個男人看起來比實際更強壯結實。

「池上調查員……」從蓄小鬍子的嘴角露出雪白牙齒,微笑時眼尾顯出幾道皺
紋,使他的面貌看起來非常柔和。

這種樣子也許會受到女大學生的歡迎,但在真穗的眼裡看起來真是俗不可耐。
這個男人和真穗一樣,隸屬於警視廳公安部的調查員一色佑一郎。

遇到討厭的傢伙了,真穗在心裡嘀咕。「你也是被叫來嗎?能被叫來我很高興
。」「這是只有你才會這樣想吧。知道工作內容了嗎?」